久久为功迈向生态文明

13 8月 2022

累了就躺在沙里歇一会,饿了就在沙海里架上锅、烧水、熬粥。

为了筹集买树苗的钱,丈夫白万祥便到附近城镇去打工,赚来的钱除了留下口粮钱,其余一分不剩全部用来买树苗,以至于有时候人家干脆拿树苗抵工资,白万祥也是欣然接受。

小树苗常常被大风刮走,殷玉珍和丈夫找来沙柳、葵花秆和柴草,捆扎在一起,先挡住风、固住流沙,层层设防,栽一片巩固一片,逐步向前推进。

丈夫拄着铁锹在前走,殷玉珍紧紧跟在后面。

在学习统计的过程中发展数学思考,能从统计的角度提出并解决与数据信息有关的问题。

终于,过度劳累把殷玉珍的丈夫放倒了:肺炎、气管炎,还时不时地流鼻血。

就抓着牛尾巴,一步步在沙海里挪动着,翻过一道道沙梁,大风一次次把苗垛子刮到坡底,她哭着鼻子一次次重新抬上牛背,回到家,已经是下午了,累得真不想动弹了。

去年大学毕业的小儿子白国才,在母亲的极力劝说下,回到了毛乌素沙漠深处的井背塘。

更可怕的是风沙对生存的威胁。

黄沙滚滚半天来,白天屋里燃灯台。

麦草方格固沙法这一方法目前已在全世界推广和运用,治沙效果显著,被国外媒体赞为中国魔方。

有一天,她在植树的时候远远看见一个人,在沙梁上走动。

结果,还是输给了风沙。

沙漠里的大豆牛牛虫,一撞一头,吓得殷玉珍没处藏,不敢睡觉。

殷玉珍第一次和沙漠打交道是在她17岁的时候,那时候是殷玉珍新婚初嫁,父亲为了兑现对朋友的诺言,将她嫁到了沙漠中,但是父亲并不清楚沙漠中的艰苦情况,后来有一次父亲来沙漠中看望殷玉珍,见到殷玉珍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了,顿时捶胸痛苦。

在一次座谈会上,殷玉珍意外结识天士力集团创始人吴乃峰,两人越聊越投机,自然而然成了好朋友。

咋不想逃离呢?殷玉珍垂着泪低着头在前面走,老实巴交的丈夫在后面哭,再后面是眼巴巴瞅着公公婆婆。

她发誓:宁肯种树累死,也不叫沙欺负死。

待她惊喜地跑过时,那人已经走远了,她就回家拿了个盆,把脚印扣住,每天来看上一次。

作业区内近7万亩的明沙都治完了,殷玉珍开始把百年树种换为千年树种,在杨树、柳树、榆树、沙枣的间隙补植樟子松、油松、云杉和国槐,在柠条、沙蒿的间隙补植丹参、桃树、樱桃、葡萄,把生态植物换成经济植物。

他们不想让这种艰难窘迫,传到下一代人身上。

六七月份正是植物生长的季节,也是咱这干旱的季节。

于是在那之后的30年,在漫天的风沙里总会有这样一个小小的身影,背着树苗踽踽前行。

殷玉珍在沙漠种树似乎受到了大沙漠的关注,有一次,殷玉珍和丈夫从十几里外的沙地买到了5万多棵杨树苗,凌晨三点多久赶着牛车拖着树苗打算往家赶,像快点将树种上,但就在路上刮起了沙尘暴,在看不到前路的风沙中,夫妻俩只好拽着牛尾巴跟着牛走,树苗一次次被风沙吹到沙地上他们就一次次捡回来,有好几次人都差点被风沙埋了,他们却一点都不放弃,殷玉珍说,它越是不让我种,我就越要种!一分耕耘一分收获,如今2018年,33年过去了,在沙漠待了33年,殷玉珍就和丈夫一起在沙漠中种了33年的树,一直到现在殷玉珍已经种了50多万棵树,种树面积达到7万多亩。

******2009年7月,**8个国家环保部门**的主要负责人在她的玉珍沙漠绿洲生态园召开沙漠治理研讨会。

殷玉珍的大部分日子,就这样在种树浇水中度过,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在种树的途中早产生下的,甚至还有一个孩子也在种树的过程中摔倒而流产失去。

心像刀扎眼泪淌,快快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殷玉珍像一位率领千军万马的将军,面对着葱茏的绿色,规划着自己的愿景。

放眼全中国,北京绝非个例。

种树累了直接躺在沙地上休息,渴了饿了也都在沙地上吃东西喝水。

因为治沙造林成绩显著,她先后获得自治区三八红旗手、自治区劳动模范、全国劳动模范、第四届全国十大女杰、全国治沙标兵等荣誉称号,2005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。

几年后,宝日勒岱和乡亲们营造起4万多亩防风固沙林,把7万多亩荒沙改造成牧场。

用麦草、稻草等材料在沙漠中扎成方格,借此截留水分,降低风沙速度。

不同的是,她穿越了人生中至暗的时刻。

但就是这片林海,使祖祖辈辈被荒沙撵着跑的人们看到了生存的希望。

Posted by admin Comments: 0

Under: 戏剧

Leave a Reply